deku小籽

明天也有好吃的饭

笙秋鸣冬雪【bl原创】五十六

  自动回复的女声说完,铃响三声就切断了。

  乔新有些烦躁。

  几日没有联系上顾长清。

  隔周星期一,中午十二点十分。

  餐厅里乔新呆坐着,放在面前的手机从早上就没有响过。

  魏笙在对面坐下。她脸色不好,两眼无神,嘴唇紧闭,嘴角有点下垂。一直盯着手机屏幕,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不会等到的。

  “魏先生,你知道顾科长住哪吗?”乔新终于开口了,声音沙哑。

  “不知道。怎么了?”魏笙夹起一块鸡肉送进嘴里。

  “她不接我电话。”乔新说,像孩子在诉委屈。

  “唐鸣应该知道。”魏笙回答。

  乔新将视线投注在他身上。“那……”

  “最近他不会想接我电话的。”魏笙冷冷地说。

  乔新扔下一句“魏先生我下午请假”后拿上手机离开了。魏笙没有回答,握住筷子的动作停了下来。

  唐鸣就像魏笙说的那样,不会想接到他的电话。那之后,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魏笙。

  胆小鬼。

  唐鸣在心里笃骂着自己。

  “不好意思,打扰了这么久。以后可能还会有问题要请教,到时候还请多多包涵。我们也会尽快解决的。”唐鸣合上笔记本。

  陈家父亲送两位刑警来到店门外。趁陈家母亲不在,唐鸣又问了一个问题:“陈家爸爸,请问你知道你女儿有在秘密交往的男性吗?”

  “秘密交往的男性?”陈家父亲脸上浮上不安。

  “她有没有什么,不能让你们知道的男性关系?”

  唐鸣的话让陈家父亲睁大了眼睛,他用力摇头:“没有的事!我女儿她一直和我们住在一起!”

  “这样啊。我是在想,那天她在下班前刻意去厕所化妆才离开,是为了见谁?”

  “我想她是……警察先生,你们是怀疑我女儿在做援交吗?”

  “没有没有,没这回事。我只是确认一下。”唐鸣致意后,转身离开。转过街口,他才对贺橙橙说:“很可疑。”

  贺橙橙也表示同意,说:“陈家爸爸很可疑。”

  “陈家的举动也很可疑。”唐鸣说,“她在酒吧做服务员。那天已经两点左右下班。半夜两点回家还用化妆吗?”

  贺橙橙谨慎地说,“或许是为了见男人。做情妇什么的,不敢让家人知道。”

  “也许。不过,如果做情妇,多少可以拿到一点钱。”

  唐鸣实在想不出陈家和杜小青、林英英的连系,种种思绪在脑海里纠缠一气。

 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着,从警局打来的电话。

  “喂,唐队。”电话里传来同事的声音。

  “喂,什么事?”唐鸣问。

  “警局有人找你,他说他叫……叫乔新。”

  “嗯?让她接电话吧。”

  “哦,好。”电话交给乔新,唐鸣还没有开口,乔新对着听筒说:“顾科长的家在哪?”

  声音很大,但似乎很急切。唐鸣没有犹豫地说出了地址,然后电话被挂断了。

  唐鸣放下手机,完全不明所以。

  见过顾长清已是一天前,她和贺橙橙一同去调查陈家工作的酒吧。

  “但是,那天她直接回家了啊。”贺橙橙说。

  “你们一起吗?”唐鸣问。

  “没有,因为她说有想买的东西所以绕点路就先走了。”

  听到贺橙橙的回答唐鸣沉默了一下。

  “去她家。”唐鸣说。

  伸出手招呼出租车。

  突然就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料。唐鸣安慰着自己,几分钟前乔新在电话那头语气很不自然,给人一种急切窘迫的感觉。长清联系不上,她很担心。

  节骨眼上,唐鸣不得不逼迫自己冷静。按通电话,提示音漫长的头皮发麻。

  警局的同事接起听筒。“喂,唐队?”

  “现在立刻到长安街306号,拜托了。”  

笙秋鸣冬雪【bl原创】五十七

  唐鸣比乔新晚五分钟出现。她靠在顾长清家门口,铁门冰冷地将她隔在另一边。

  “乔...家里没人吗?”唐鸣问。

  “我想知道,她有什么秘密。”

  唐鸣闻言垂下眼睛。不知该如何做出解释,顾长清近几日在忙碌的是女性失踪的案件,说不出口。

  “请问三位是?在我家门口干嘛。”

  乔新惊了一下,抬起头来。电梯出口站着一个盘发的中年妇女,戴着眼镜和顾长清有几分相似。

  他们同时看向妇女的脸,说:“您是...顾阿姨?”

  “我先生姓顾没错,我姓梁。”妇女走上前,从上衣口袋里取出钥匙插进孔里。手上的动作停顿下来,背对着唐鸣看不见她的表情。“唐先生,长清她有什么事了吗?”

  “呃...梁阿姨,长清她...”

  “先进来坐吧。”梁母打断他的话,推开门。从鞋柜里取出拖鞋放好。顾长清家里干净的像刚打扫过。

  坐在沙发上,梁母端来热水放在面前。

  “唐先生,你刚才要说的事是什么?”梁母开口问道。唐鸣不知如何而回答。

  “抱歉阿姨,我们联系不上顾科长,请问您知道她的去向吗?”在沉闷的气氛中,乔新开口说道。

  “顾科长?”梁母苦笑,“早就让她安分去医院工作不听,现在出事了。很抱歉我也不知道她在哪,因为联系不上所以才来看看。”

  梁母的表情没有变化,乔新无话可说,只有吞咽口水,但胃就像吞了铅一般沉重。

  唐鸣向梁母致意,起身准备离开。梁母从后面叫住他:“如果她回来,我会劝她放弃法医的工作。”

  “嗯,这样也好。”唐鸣回答。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  走出公寓楼,风有些肆意得吹冷手脚。贺橙橙打了个冷颤。

  “小鸣哥...”贺橙橙看向唐鸣。

  “不管你们怎么查,我要知道这件案子的动向。”乔新轻描淡写地一语带过。

  唐鸣的表情变得沉重,在一瞬间,他有些不知所措。他的表情使乔新更加不安。

  唐鸣突然被乔新抓起领口,紧紧盯着他吼道:“你说啊!你说你一定会找到顾长清的,你说啊!”

  看着她的眼神里愤怒和无奈交织在一起,唐鸣不知道如何开口。乔新瞪着他,过了一会,松开了手。

  “橙橙,通知周局立刻调查有关顾长清的所有关系,我去派出所调取监控录像。”唐鸣冷冷地说,“乔新,麻烦你……”

  唐鸣回过头看向乔新时,她蹲在地上抱头,难过地哭起来。

  “橙橙,先送她回家。”唐鸣说。

  风吹在脸上,把流出来的眼泪很快吹干,吹得皮肤冰冷。乔新站起来看着唐鸣,她说,拜托你,顾长清不能有事。

  “好。”他不敢说不行,也知道自己无法拒绝。他恨自己不能说服自己,更无法说服别人。

  乔新转身离开。唐鸣想起什么,突然抓住贺橙橙的双肩,“你之前说,那天她去买东西了是吗?”

  “啊?嗯,是啊。”贺橙橙的声音提高了。

  唐鸣一语不发地朝公寓楼下的便利店走去。

  这个点便利店里空荡荡的,除了收银员没有顾客。收银员是个年轻男生,他正低头玩着手机。

  “警察。请问你认识她吗?”

  听到头顶传来冷淡的声音,店员抬起头看向唐鸣,手机上是合照时的顾长清。店员稍微皱了皱眉,点点头。“认识。”

  “最近见到过她吗?”

  “好像没有。我们是二十四小时营业,有时晚上换班时还能看到她回家,不过最近一天没有看到。”店员咽了一口口水,“她出什么事了吗?”

  “你别多问。”唐鸣顿了顿才说,“那你之前见到她,有没有什么看起来很奇怪的人一起?”

  “奇怪的人?”店员抬起头思考着,眨了眨眼。这时手机震动起来,魏笙打来电话。

  唐鸣向店员做手势出去接电话。“喂。”

  电话那头里传来低哑的声音,对方可能整日工作而显得疲惫。

  “唐鸣?是我。”

  “嗯,什么事?”

  魏笙并未立刻回应,唐鸣也保持沉默,耳边只听到电话里的嘈音。

  “长清的事,乔新和我讲了。”魏笙总算开口了。

  唐鸣“嗯”了一声,他猜到乔新会告诉魏笙。瞒不住,也不想瞒,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  “有什么事吗?”唐鸣的呼吸有点乱了,“我现在没有头绪。”

  耳边听到一声叹息。“有事。我在店里等你。”

笙秋鸣冬雪【bl原创】五十五

  自动贩卖机里的咖啡苦味很浓,正是这样能有效缓解疲劳吧。

  “你对顾长清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啊?”唐鸣问。

  乔新准备把咖啡罐送在嘴边的手半路停下,“干嘛突然问这个?”

  “没什么,好奇而已。”

  “那我也问你一下,你对魏先生是什么样的感情?”乔新抬眼看唐鸣。

  “朋友吧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这样回答我。含糊笼统,不明不白的,我已经受够了。”乔新凝视着唐鸣,喝下一口苦味的咖啡。

  “说什么只有女孩子心思细腻敏感,都是屁话,其实面对感情男女都一样。喜欢就喜欢,爱就爱了,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,凭什么拱手让给别人。”

  乔新把没有喝完的咖啡罐扔进垃圾桶,小声说着“好苦”,然后走回实验室。

  过去总是刻意躲避魏笙,其实那些存在的偶然,都是必然的。事实上,魏笙也并不是个因为别人的话而改变想法的人,这一点唐鸣比谁都清楚。

  望着手腕上的表,秒针一刻一刻地拨动。何时走到眼下的双脚停下了。

  “久等了。”

  “不会。”

  唐鸣抬起头看着魏笙,已经换下白色制服,穿上黑色外套。左手正扣着右手袖扣。

  “你要去哪吗?”

  “去吃饭啊,等了这么久,饿了吧。”

  听魏笙说完,唐鸣才发现已经五点半过了。

  “啊,那我去开车……”

  “走过去吧,坐久了有点累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天空压抑得有些闷。徒步走到商店街,花了十几分钟。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米饭的香味,混着街边炒热的肉。唐鸣决定吃烧烤。

  “你找我什么事呢?”看着唐鸣,魏笙拉开一罐啤酒。

  “呃。我想听听,从心理学角度出发,凶手会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  “真不好说。”魏笙喝了一大口啤酒,“是个对社会极度反感厌恶,恐惧、愤怒、厌世,把自己划为孤独的圣者,理所当然地滥用手段杀人。这种人极为可怕,是活着的恶魔。”

  唐鸣看着魏笙的表情,后脊背有种流过冷风的凉意。魏笙的眼睛里装着唐鸣颤疑的样子,互相渗透着沉默。

  他虽然不想明说过多关于案件的事,但又不愿见到唐鸣费解的表情。

  “你说,‘他’是活着的‘恶魔’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

  魏笙舔舔嘴唇,“他现在一定躲在某处,等待你们发现。”

  唐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老板送来烤熟的烧烤,上面撒着白绿色的葱段。

  “‘他’到底想要做什么?报复社会?”唐鸣问。

  “‘他’并不愚蠢,反而是个很成熟理智的人。”

  “你越说我越不明白。”唐鸣叹了一口气。

  唐鸣不安的样子,魏笙看在眼里。他没有再说话,沉默着。辣椒粉在食物上调味,略微麻辣地刺激着味蕾。

  抬起头,视线里亮起的路灯比以往要早。路灯下晃晃悠悠的树影。暗黑色的天空,看不清月光阴云。

  沉重得像是黑夜的哀悼。

  “吃的很饱了。”唐鸣站起身,揉了揉坐麻的腿。

  “去走走吗?”

  “好啊。”唐鸣嘴上含糊地应着。

  穿过街道走在河边,冰冷的风硬硬地砸到脸上。唐鸣伸出手放在嘴边,呼气、搓热,接着吸了吸鼻子,结实地打了喷嚏。

  魏笙突然转过头来,“前面走椅子,坐一下吧。”

  “啊。”唐鸣又把手伸回口袋里。

  冰凉的木椅,已经渗过裤腿蔓延进皮肤。

  “唐鸣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你只是为了工作才来找我的吗?”从魏笙口里呼出的白色气体,虽然很快就消失了,但能看见。

  “……啊,不是,是……”

  魏笙低下头,从口袋里拿出烟盒和打火机,抽出一根烟衔在嘴边。

  “多依赖我一点也好啊。”

  “啊?不是,魏笙,我……”

  “唐鸣你知不知道,你这一点真的很讨厌。”不耐烦的语气。

  魏笙突然拿下嘴角未点燃的烟。在一片昏冷的漆黑,模糊不清,像路灯跳闸一样,一瞬间,魏笙凉又温热的嘴唇吻着唐鸣。

  胸腔剧烈地跳动,穿透着每一个细胞,全身血液像一刻静止,一刻逆流向心脏。

  路灯把经过的车影拉得很长,直至在下一个路灯下缩短。

  魏笙睁开眼,慢慢离开唐鸣的嘴唇。望着唐鸣,他抬起头说,“我不管之后你会做怎样的决定,我还是会这么做。我要你多依赖我一点,而不是别人。”

  他站起身离开,刚走几步,停下点燃手里的烟。

  魏笙。

  唐鸣在身后叫着他的名字,没有出声。望着暗光中走远的魏笙,周围安静下去。

笙秋鸣冬雪【bl原创】五十四

  “啊,他走了。”

  乔新用薯条蘸上番茄酱,在纸巾上写着胡乱糟蹋。透过玻璃,唐鸣和贺橙橙已经打车离开了。

  魏笙从旁边叫住乔新,“不要浪费食物。”他看向对面唐鸣没有吃完的汉堡,若是那过来吃就太奇怪了,会被认为是变态吧。

  “她在忙什么?为什么不来找我?”

  “不知道,不过他来找我了。”魏笙回答。

  乔新回过头看到魏笙,“你在说谁啊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魏笙面向桌上的食物,假装心思没有在交谈上。乔新只是观景般的眼神,呆呆地望着窗外。

  “回去工作了。”

  午餐顾长清用泡面简单打发了。对于没有发现死者的案件,作为法医没有头绪,无一线索。

  “除了长得漂亮外,就没有其他共同点了吗?”唐鸣看着摆在桌上的三名被害者的照片,小声自语。

  “真的都是好看的小姐姐。要说共同点的话...她们的年龄?”贺橙橙试着问。

  “林英英海归博士,二十五岁左右。杜小青大三学生,二十一岁左右。陈家,二十岁。”

  贺橙橙自言自语般说,“选择对象的年纪是越小啊,学历也是从高到低。”

  “我不这么认为。”顾长清说。

  “你还记得你说过香港奇案'雨夜屠夫案'吧,凶手选择的对象是有目标性的,也就是说她们三个之间可能有着隐秘的连系,或许本人都不知道。”

  “什么连系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顾长清摇头。

  贺橙橙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与其在这里推理,不如直接去行动。”

  唐鸣边收整资料边说,心里对凶手手法画出大概的框架。每次都是根据长清的验尸报告和被害者家属口供来思考,但这次他只能默默盯着被害者的照片,他无法得到更多线索。

  “小鸣哥,”贺橙橙离开前,转身问道:“这次我和小清姐一起去?”

  “啊,”唐鸣听起来心不在焉,“行。”

  接过递上来的资料,贺橙橙应声好,离开警视厅。

  桌上日历表已经不剩几页。唐鸣感到坐立难安到极点。坦白说,他只是不想面对被害人家属,即使对方不会把情绪发泄在警察面前。但是,他不想看见家属无助又迫切的神情,此时他只想安安分分地坐着。

  很不负责吧。

  “唐鸣,贺橙橙呢?”周局长走过来环视四周,唐鸣稍稍起身。

  “他们出去去陈家工作的地方了。”

  周局长“哦”了一声。

  “周局,这件案子能通过犯罪心理学来推测一下凶手吗?”

  “这个恐怕有点困难,就连凶手的作案手法我们暂且还不清楚。不过。或许可以尝试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唐鸣重新在椅子上坐好,看向手机屏幕联想到的贴合的人竟是魏笙。思索着,已经拨通他的电话。

  电话拨号响过后无人接通。中午见面的时候很疲惫,对话也没有透露工作,他想,魏笙是不是厌恶了。

  唐鸣伸手摸着脸颊。无可奈何之下,他抓起桌上的钥匙,穿上外套。

  离开警局后,唐鸣开车去魏笙工作的研究所。

  心里突然有了“告别的时候就用力一点”的想法,虽然不知道是谁说的,说不出口的原因堵塞在胸口。

  但足以让唐鸣提速去见他。

  研究所上的天空变得灰沉压抑,唐鸣把车停在靠近距离门卫室不远的空处。

  下车后,穿着警服的保安过来招呼,要求他表明身份,唐鸣拿出自己的证件。保安点了点头,不太情愿地挥挥手。

  靠近大楼的入口,唐鸣走上阶梯。一阵严肃紧张的气氛,室内甚至比室外温度更低一些。

  身边经过的人都穿着白色的制服,看着他们,让唐鸣联想到等下也能见到这副样子的魏笙。也谈不上期待。

  “您好,请问您找谁?”身后出声的女性走到面前。推了推厚重镜片的眼镜。“非研究人员不能随意走动。”

  “啊,抱歉。我找魏笙,请问他在哪?”唐鸣对自己的行为稍微弯腰至歉。

  “他在实验室。请您稍等,我帮您去叫他。”

  女人说完又推上滑落鼻尖的眼镜,转身走向走廊那头的实验室。她平静客气又冷漠的语气,说话时刻意来回在他身上扫视,让唐鸣多了几分冷意。

  等待时有人给唐鸣用纸杯接了热水,拿在手上冒着热气。乔新从一间实验室推门走出来,看到唐鸣,条件反射地朝门口望了望,无人经过有些失望。

  “小唐先生,你倒霉了。魏先生从刚才开始就在开会。”

  “啊,没事,我再等等。”唐鸣回答。

  乔新不提顾长清的事,只向唐鸣说明了开会结束的大概时间。

  “喝咖啡吗?”乔新看了一眼唐鸣手里的白水。

  唐鸣点点头。“你很闲啊。”

  “再吵我就把你丢出去。”
  
  
  

笙秋鸣冬雪【bl原创】五十三

  在快餐店买了鸡块、汉堡、披萨,加上附赠的可乐,是四个人的午餐。

  “抱歉,找你出来吃饭,就吃这个。”唐鸣歉然道。

  “不用在意,很久没吃过了。”魏笙拿起一块披萨咬下一口,说:“和你一起吃,我也觉得挺开心的。”

  贺橙橙往嘴里塞了一块鸡肉,随后笑着说,“嗯,我也觉得挺好吃的。”

  听着他的回答,乔新在桌下用力踢了一下。贺橙橙的视线在魏笙和乔新之间来回。

  唐鸣看着魏笙,完全沉默了。本想问他的问题,没有说出口,觉得问了也没有意义。

  魏笙把他的表情看在眼里。“你有话想说?”

  他说:“说吧。”

  “呃,没什么。”唐鸣移开视线。“你昨天是为什么熬夜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看着魏笙的表情,唐鸣立刻摇摇头。“没什么。”

  “有点事所以没休息好,让你担心了。”

  “啊,不会。”唐鸣摇摇头,然后看向窗外说道,“只是看上去很没精神。”

  魏笙点点头。

  乔新把还没喝完的可乐放在桌上,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  “帮我买份布丁吧,牛奶口味。”她看着贺橙橙补充道。

  “啊?为什么是我?”贺橙橙脸上露出不情愿的表情,但他还是起身走过去了。

  “你欠我了。”贺橙橙说。

  唐鸣和魏笙一同朝窗外望去。

  “很没精神所以你才担心我?”魏笙转向唐鸣。

  “嗯……”唐鸣注视着桌上的披萨纸盒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  魏笙突然起身撑上桌,脸颊凑在唐鸣侧脸轻轻贴合一下。

  因为工作日的缘故,周围的人很少,没有带孩子来的父母和情侣,没有吵人的学生好友。

  就这样,魏笙微凉的肌肤触在唐鸣潮热的脸。

  “啊?”唐鸣捂着脸,看着对面坐下的魏笙。

  “感觉已经不那么累了。”魏笙歪着头,“现在一点都不想睡。”

  “啊,那就好了……”听到魏笙的话,唐鸣无法保持平静。

  在沉闷的气氛中,贺橙橙过来坐下,在桌面放上刚买到的牛奶布丁。“她也去太久了吧,掉坑里了?”

  “闭上你的臭嘴。”乔新擦着手走过来坐下,把手机摆在面前,“你们是在查失踪案吧,顾科长有什么可忙的?”

  唐鸣看向乔新黑着屏幕的手机,他无法贸然回答。

  “大概是有别的事吧。”说完,唐鸣放在手边的手机显示着顾长清的来电提醒。对上乔新的眼神,唐鸣苦笑。

  “喂,是我。”

  “嗯嗯,我马上回来。”唐鸣挂断电话,立刻起身准备离开。

  “我们有点急事要回去了。”说完,唐鸣和贺橙橙一起朝门口走去。

  警视厅内围着周局几张陌生面孔。唐鸣问住站在旁边的同事。

  “唐队,又是一起失踪事件。”同事说。上午十一点左右一对老夫妇走进厅内报案,声称自己女儿已经失踪一日。

  “警察先生,一定要拜托你帮我们找到女儿!”年长的母亲尤显激动地说,“我就这么一个女儿,要是没了我怎么活啊……”

  母亲缓缓向地面放下膝盖。

  唐鸣上前拉起母亲。“我们一定会的。请问有被害人照片吗?”

  “有。我女儿叫陈家,二十岁,没有读书,在帮我们老两口,看店。”陈家父亲从上衣内侧口袋里取出用手帕包存的照片,递给唐鸣。

  唐鸣看着照片上的女孩愣了神,“你女儿…很漂亮……”

  唐鸣的话不经意触到陈家母亲的伤处,抬手掩着泪。

  “你说她平常都帮你们看店,你们开的什么店?”

  “包子铺。一般卖卖早餐,有时候到下午也会有人买,所以五点左右才会关门。”陈家父亲说。

  “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她失踪的?”

  “我们早上五点起来准备,六点三十五分左右开始卖包子,平时我女儿她也有工作补贴家用。可是今天没有等到她回来。”

  唐鸣看着陈家父亲低下去的目光,吞咽口水的动作。他感到胃好像吞了铅似的沉重,心里浮想着自己母亲,等着他回家。

  但是,陈家父母没有等到她。
  
  
  
  
  
  

笙秋鸣冬雪【原创bl】五十二

  唐鸣和橙橙立刻乘坐地铁转线赶往位于城南区的机场。

  地铁上唐鸣打开手机看着新闻,关于女性失踪事件的负面谈论减少很多,多数网址被删。唐鸣松了口气,和预期一样是周局长的朋友蘇教授帮忙解决了。 

  接待他们的是负责机场登机的柜台业务的女职员,一张讨人喜欢的笑容,非常好看。唐鸣他们和她面对面坐在会客处。

  “我们立刻去确认了姓名,林英英的确是一个星期左右。”她背脊挺得笔直。

  “林英英是多久离开机场的?”唐鸣问。

  “这我们不清楚,她没有托运行李所以是直接走出通道。”

  “请问我们能看机场内的监控录像吗?”唐鸣面无表情的问。

  听到这个问题,女职员略显迟疑,看着唐鸣一脸纳闷。“啊?这,不是不可以,只是……我去和上司商量一下,请稍等。”

  说完,女职员起身走向后面的柜台拨出电话。

  “小鸣哥,机场人太多看监控录像能找到线索吗?”贺橙橙小声靠在唐鸣身边问道。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唐鸣叹气,“可是什么都不做的话就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  唐鸣正说到这里,面前走来一个端着咖啡穿着黑色工作服的男子,两人对视一眼。

  “小唐哥?!”

  “……啊,你好。”唐鸣说。他记得这个人,之前去日本的安检人员。

  “这次你又要去哪玩啊?”男子在对面坐下,像隔久未见的好友一样看着他们。

  “不是玩,有点事要处理。”唐鸣说。

  “这样啊。”男子默默点头。“你们有什么事?”

  贺橙橙想,这人真好事。

  “查案。”唐鸣回答。

  贺橙橙回过头看了一眼唐鸣。从上衣内侧胸口的口袋里拿出林英英的照片递上。“你对她有印象吗?”他问。

  虽然知道不可能有什么有价值的回答。

  “网络上那个失踪的女生。那天她好像不是一个人走的又像一个人,当时人太多了可能把身边的人当成同行的了。”男子耸耸肩,低声笑了。

  “请问她乘坐的航班路线是?”

  “应该是七点从法国回来的商务舱,那天航班没有延误推后。”

  唐鸣微微点头。贺橙橙看向唐鸣,看得出他很认真在思考什么。

  机场的调查工作一直到十一点五十分左右,贺橙橙感到饿了。

  两人走出机场。贺橙橙拦下一辆出租车,回头问唐鸣,“我们去哪?”

  “先上车。”唐鸣打开车门,坐进后座,贺橙橙坐上来关上车门,唐鸣才说出地点。

  车身开动,唐鸣拨通了魏笙的电话。响了很久才接通,唐鸣咽下口水,想着要说的话。

  “干嘛?”对方竟是女人的声音。唐鸣听出是乔新。

  “魏笙在吗?”

  “在,干嘛?”乔新仍然不客气地问。

  “我想让他听电话。”

  “这会他很忙。”乔新看了一眼坐在显微镜前的魏笙,又看了看手表。

  “那你为什么这么闲?”

  “你有什么事?我很忙的!”

  “快中午了我想……”

  “如果顾科长在我就去!”乔新立刻说。没等他回答电话就被抢过,开口是魏笙的声音。

  “喂,唐鸣。”

  “是我,中午有空吗?一起吃饭吧。”

  “嗯,你在哪?”

  “学校门口。”唐鸣在研究所门口下车。

  “哦,马上出来。”魏笙把电话交给乔新,一边脱掉手套一边走向储物柜。

  “我也去。”乔新跟在后面。

  唐鸣挂断电话,抬头望着天空发呆。他在想,魏笙的事。

  他就出现在眼前,穿着黑色长外套。

  “咦?怎么顾科长不在?”开口说话的是乔新。

  “我没说她在啊。”唐鸣回答。

  “你这是诈欺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去哪吃饭?”魏笙出声问起唐鸣。他脸上没有表情,却显得颇为憔悴。

  “去吃……”

  “快餐吧,省时。”贺橙橙朝唐鸣看去,不确定他们会答应。

  “嗯,我去开车。”魏笙开口说道,转身朝停车位走去。

  “看起来很累的样子,你们刚才很忙吗?”唐鸣问乔新。

  “是有很多繁琐的工作,不过魏先生看上去很没精神。昨天熬夜了吧。”

  “熬夜?”

  乔新点点头,低声笑了。“明明老大不小了还学别人熬夜,真是固执。”
  
  

笙秋鸣冬雪【bl原创】五十一

笙秋鸣冬雪【bl原创】五十

  日暮后天空便阴沉沉的,好像随时会下雨。唐鸣回到警局,看了看时间,六点三十分。比预期花费的时间要长。

  唐鸣立刻打电话给贺橙橙。“第一起失踪案的被害人资料放哪了?”

  “派出所那边把资料给我了,放在第一个抽屉里。”贺橙橙在电话那头说着,唐鸣拉开抽屉,里面放着两份文件袋。

  唐鸣拿出文件袋放在桌上,单手抽出里面的资料。贺橙橙在电话那头叹气。“小鸣哥,我都替你觉得累。”

  “没办法啊,那你过来一起加班。”

  “呃……真的吗?”

  “好好休息吧,你也累了。”

  挂断电话,唐鸣皱着眉头,盯着摆在桌上的两份资料。

  第一起失踪案件被害人叫林英英,留学研究生,单身。从家属提供的照片看上去是很漂亮的女生。

  唐鸣不禁纳闷。长得漂亮,也是让人犯罪的罪源。

  然而,唐鸣询问过为家属录口供的民警,两个女生并不相识。如果凶手不认识她们,便有随机作案的可能。

  真麻烦。唐鸣暗自在心里默念。或许是明白再猜测也是白费力气,叠放好资料塞回文件袋里放进抽屉。

  走出警局,天已经全黑了。对面路灯下晃着一个人影,指尖的烟雾慢慢飘过头顶。

  那个人是魏笙吗。显然不是。

  “哟,唐唐。”

  祁尧扔下手里的烟头,用脚尖碾熄后,抬手向唐鸣打招呼,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。

  “你怎么在这?”

  “特意来看你的。最近网络上的评论很让人头疼吧,我就想着能不能在这见到你。”祁尧看着唐鸣回答。

  听了祁尧的话,唐鸣倍感无力。在他的注视下,叹了口气。

  “找我有事吗?”唐鸣问。

“你一定累了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祁尧提议。

  “什么地方?”

祁尧没有告诉唐鸣要去哪里,看他略带不安的样子是一种享受乐趣。

  唐鸣也并非完全没有头绪。第一次见到祁尧的时候他打扮得很像酒吧的驻唱歌手。

  位于威忌顿路的酒吧。走到门口,唐鸣向后退去。“为什么来这?”

  “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不是平常扫黄打非的现场,你尽管放心。”交代了这些,祁尧推着唐鸣的背,走进混嚯的音乐。

  重金属碰撞的音乐声刺痛耳膜,潮热的空气和烟酒气息像迷药晕染着所有人。唐鸣感到岔距,初次尝试属于夜店的狂轰,是和祁尧一起。

  周围穿着统一的服务生送来啤酒和水果,在剧烈的音乐下依然能保持彬彬的模样。唐鸣望了望四周。

  无论男女,似乎都在尽力让自己融入这种环境,这个音乐。男人费劲心思灌想女人喝酒,女人放下平日的样子卖力晃动身体,做着这样的事真的能让自己开心吗。唐鸣也不清楚,自己似乎并不反感这样的事。

  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

  音乐声太躁。祁尧和唐鸣说话的时候,嘴唇贴近耳朵,呼出的热气吹得耳朵里痒痒的。

  “什么?”

  唐鸣回过头看着他。

  祁尧露出意味深长的眼神,端起面前的啤酒杯示意喝下一口。

  唐鸣慢慢移开视线,端起啤酒杯喝了一口。冰凉的酒咽下喉咙,吧内空气里飞扬的荷尔蒙让他心神微熏。台上身着性感的女子正跳热舞,而且,坐在邻桌的纹身女孩大胆的与身旁的女孩接吻。

  唐鸣的表情僵硬,目光一时不知放向何处。

  “你不喜欢吗?”

  “啊?”

  “男人都会喜欢看吧。”听祁尧这么一说,唐鸣抬眼看向台上的性感女人。

  “不用勉强自己。”祁尧喝了一口啤酒,说话的气息带着酒味。“那天你不是和男人接吻了吗。”

  祁尧说完。唐鸣便睁大了眼睛看着他,表情顿时冻结,似乎惊讶地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……你看到了什么?”过了一会唐鸣才开口,声音有点走调。

  “那天我正巧在广场而已。”

  祁尧平静地说。

  唐鸣像玩具被瞬间抽出发条地无力回答。内心隐藏的空白被魏笙独占,秘密被发现后明显的紧张慌乱。

  祁尧却满不在乎地说:“不用担心,我没有告诉其他人。说起来,唐唐你还真是单纯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就喜欢单纯的你。”

  唐鸣看过去,祁尧正微笑着看着他。
  
  
  
  
  
  

笙秋鸣冬雪【bl原创】四十八

  雨下的不大,却也沾湿了头发和衣服。

  唐鸣有点匆忙。下了出租车就跑过去,由派出所的民警带路回到监控室。

  “魏笙。”唐鸣急切地问,“你在电话里说…找到线索了,是真的?”

  听到声音回过头看着他,肩上还有细密的水珠。魏笙反问道:“你跑来的?”

  “没有,没有拿伞所以打车来的。”唐鸣一脸沉重地看向电脑屏幕上的录像,低声问道:“怎么样?有没有看到她去哪了?”

  “其实我们从录像带也不能看出她具体去了哪,只能确认她出现过在这条街,几分钟后,她搭出租车离开了。”男人调出监控录像。

  断断续续的画面不停重复着。

  “怎么会…这样?”还没从惊讶中恢复的唐鸣愣愣地问。

  “毕竟道路监控系统也无法注意到马路两侧。”

  “啊,谢谢……”唐鸣点点头,低声说着。

  “能确认哪条街道、出租车车号吗?”魏笙从旁插话。

  “嗯…大概是西路口前段,车号的话需要辨认。有消息我们会立刻通知您的。”

  “好,麻烦了。”魏笙说完。从外面传来争吵的声音,民警脸上露出不耐的表情。

  魏笙望了唐鸣一眼,一同离开。

  地铁1号线站出口对面的某家水吧。

  邻桌三个女生正大声谈论恋爱话题。魏笙坐在对面,用打火机点着烟。烟味熏着室内空气有些闷,女生们转过头看了一眼后小声窃笑着。

  “把烟熄了吧。”

  “怎么,不舒服吗?”说着,魏笙将烟头按进烟灰缸里。

  “没有。”唐鸣喝了两口咖啡。

  贺橙橙和顾长清同时出现在门口。这是贺橙橙第二次走进这家店。

  “意式咖啡,少糖少奶,谢谢。”顾长清坐在唐鸣旁边的位子。

  贺橙橙在吧台拿起菜单。

  “请问有热可可吗?”他问。菜单上并没有这一种选项。

  “抱歉。”老板摇摇头,脸角露出一丝笑容,“但可以现做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贺橙橙对老板的话淡淡一笑,转过身坐到位子上。

  贺橙橙向周围张望了一番,稍凑过去:“那个老板,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?”

  一听这话,唐鸣的表情定住了,双眼在贺橙橙脸上打量。

  魏笙把咖啡杯端到嘴边,缓缓点点头。

  “想什么呢。”唐鸣喝了一口有点变凉的咖啡。

  贺橙橙回过头看了看正忙着煮咖啡的老板,“虽然不太可能,但老板确实挺帅的。”

  “因为都是男人,所以要放弃吗?”魏笙问了这个问题。

  唐鸣说不出话来,耳根泛红,身体发烫。他感到魏笙的视线投射在自己身上,朝他看去时,他又移开目光。不会的,他说的不是我。唐鸣告诫自己。

  为了缓和气氛,贺橙橙伸手抓了抓头发,露出洁白牙齿粲然一笑。“嘛,是我想太多了吧。”

  这时,老板送来了咖啡。邻桌的女生们起身离开。

  关门时撞响门口的铃铛。顾长清将话题带回来,开口问道:“所以你们在监控录像里,找到什么线索了?”她严肃地直视着唐鸣。

  “被害人最后出现是在三天前的晚上九点四十左右。当时她搭上了出租车。”

  “出租车?”

  “车号的具体情况还在调查。”嘴上这么说,唐鸣仍旧皱着眉头。

  贺橙橙突然冒出一句,“真像当年轰动香港的‘雨夜屠夫案’。”

  “雨夜什么案?”

  “凶手是出租车司机,因为是在下雨天所以被称为‘雨夜屠夫’,连续行凶作案。死者都是女性,先奸杀后碎尸,作案手法极其残忍。”

  贺橙橙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  “你是说…模仿作案?”唐鸣突然说。

  “也算不上模仿,但那个出租车司机很可疑。”贺橙橙点点头,“说不定把尸体已经处理了,所以我们没有任何消息。”

  听了贺橙橙的话,唐鸣越来越迷惘。“照你的说法,那之前那件失踪案呢?被害人没有搭出租车。”